闲唐  作者:春溪笛晓
    闲唐(春chun)溪笛晓

    第十九章

    转眼到了差不多要启程回京的(日ri)子,李元婴的韩子寓言也印好了。在那之前,李元婴已经拿到过样书,对成品非常满意。

    李淳风同样非常满意,毕竟,他本来就是个(爱ai)动手实践的人,李元婴花钱让他搞实验他乐意得很。看到一百本韩子寓言整整齐齐地垒在一起,李淳风成就感满满,第一时间让底下的人去通知李元婴。

    李元婴头一次弄出书来,自然十分骄傲,他借用了一大批宫人帮他去搬书,队伍浩浩((荡dang)dang)((荡dang)dang)地排了个长队。钱是李二陛下借他的,李元婴头一个送去给李二陛下,他送书的时候见长孙无忌他们都在,又一个个送了过去。

    送完后,李元婴发现自己的书一下子少了十来本,忍不住在心里嘀咕皇兄信任的大臣怎么这么多,天天召这么多人一起议事

    李元婴送完李二陛下,自然是去分给自己的小伙伴们。李治对李元婴要印书的事早有耳闻,兕子她们却被蒙在鼓里,看到李元婴变出本书来,她们都吃了一惊,自告奋勇要帮忙替李元婴送书。

    一时间,皇子皇女手里都拿到了李元婴的“巨作”。

    李元婴又去送给孔颖达他们。

    几轮下来,一百本书竟所剩无几

    李元婴想着自己还要带回去给柳宝林她们,便让戴亭把剩下的书收起来,再不送给别人了

    在戴亭准备去把书封箱时,李元婴又想起自己居然把魏姝忘了,赶紧又拿出一本,亲自跑去魏征家送给魏姝。

    魏姝早算着时间等书印出来,见李元婴亲自送来了,心里高兴得很。她把书珍而重之地收起来,转而问起李元婴该怎么处理自己收在家里的向(日ri)葵种子,要不要给他一块种算了。虽说她祖父也有田庄,但她祖父有好些个儿女,不是她父母独有的私产,她不能让田庄全部不种粮食改种向(日ri)葵。

    李元婴当时只是想气气李二陛下,没想到这一重。他说道“既然这样,你自己留一些,剩下的给我,我让小乙一并帮你种了。收成之后,我们卖掉换点钱”

    李元婴印一次书耗了不少钱,现在又想着往后要办个大书院,终于有了点想办法捞钱的念头。既然姝妹妹相信他,要把向(日ri)葵种子交给他来种,李元婴当然不会辜负她的信任

    魏姝并不觉得卖种子能卖多少钱,不过听李元婴两眼亮亮地表示这将会是他将来那家大书院的运转资金,魏姝也不打击他的(热re)(情qing)。

    魏姝好奇地问“你说你的书院可以让天底下想读书的人都去读书,那你的书院能让女孩子去念书吗”

    李元婴一愣,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李元婴奇怪地反问“女孩子不能读书吗兕子她们都会读啊”他数完自家又数别家,“姝妹妹你也读书啊,你的字还写得那么好”

    魏姝说“没有学堂会招女孩子的。”她们不过是占着出(身shen)的便宜,才有了识字断文的机会。

    李元婴道“那我以后的大书院,女孩子也能来读书”他(热re)(情qing)邀请魏姝,“以后书院开了,你来当第一个女学生”

    魏姝想也不想便答应“好”她答应完又说,“那你可要早点把书院开起来,要不然我就变成老学生了”

    李元婴被“老学生”这词儿逗笑了,乐得不行。

    回去后,他还和李治说起这事,表示,为了不耽误他姝妹妹学习,他可得赶紧准备起来,争取一到封地就马上开书院。

    李治一阵无语“你什么时候能去封地都还不一定,别一天到晚和别人说你要建书院了。”

    李元婴自觉自己已经是个读书人了,一本正经地批评李治“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他可是想干什么就会马上行动的人,和这个整天想来想去犹豫着什么时候迈出第一步的家伙完全不同

    李治闭了嘴。

    他想起李元婴说要印书时,不少人都等着看笑话,要么觉得他不可能印出来,要么觉得他压根写不出一本书。结果李元婴一口气把事(情qing)安排好,如今真的让他们拿到了书那书的内容虽然浅显得很,图多字少,怎么看都算不得是开宗立派、着书立说。可你要是翻开看了,便会觉得有股奇异的魔力吸引着你往下看,不看完整本不罢休

    一般人绝对不会把钱砸在这种事(情qing)上,可,李元婴不是一般人他真要想砸钱办书院,指不定真能让他办成。

    李元婴见李治一脸的思索,坐下趁(热re)打铁地怂恿起李治来“我看你就别和你四哥一样赖在京城不走,到时我们一块去封地玩儿,我开一个书院,你开一个书院,到时候我们每年让书院出来的学生相互切磋、比个高低,多棒是不是你要是怕钱不够,到时我借你也成”

    李治道“你以为办书院那么容易你不仅得有钱,还得有名师坐镇,要不然别人干嘛不去别处,来你这虚耗光(阴yin)”

    李元婴信心十足,和李治说“这个我已经和老师说好啦,他说会把他的学生借我到时我再去和老魏他们借点人,一准能成的”

    李治没想到李元婴连这个都解决了。他有点纳闷“哪个老师孔祭酒吗”

    李元婴道“才不是,是萧老学士。”

    李治自然也知道萧德言,萧德言今年足足有八十二岁了,怎么看都算是超高龄人士。能历经三朝还平平安安活到这个岁数,肯定(挺ting)有本事李治有些发愣“萧老学士不是在帮四哥修书吗怎么成你老师了”

    李元婴道“你可真笨,你看看孔圣人,别人教他一个字,他就能称别人是一字之师。我去请教了萧老学士那么多次,怎么算都不止一个字,怎么不能叫老师了所以说,你看书就是死读书,学过的东西都不会灵活运用”

    李治一阵沉默。

    要是孔圣人知道你这样灵活运用,一定很想打死你吧

    上下都收拾停妥,御驾便趁着冬(日ri)未至赶回京城。李元婴又带着小伙伴挤一车,一路上把没画到书上的韩子寓言讲给兕子他们听。

    别看李元婴只把书送出不到一百本,这本书近来却掀起了不小的风浪首先,李元婴分书的对象不是皇子皇女,就是达官贵人,头一批人翻开看了都觉有趣,纷纷凑在一起讨论;至于长孙无忌这些年长的,对这种小孩子看的书虽不大有兴趣,看过之后却也觉得(挺ting)有教育意义,便顺手拿给了家中小孩看。

    这年头的书是不会讲究趣味(性xing)的,有得给你看就不错了,哪会照顾你小孩子懂不懂、觉不觉得枯燥是以,这本韩子寓言一下子在年纪小的那群人里刷足了存在感,大伙都(热re)烈地讨论着里头各种有趣的故事,还准备带回精神和那些没机会看到这本书的人炫耀。

    甚至,还有没机会拿到韩子寓言的小孩哭着喊着求别人借给他们看。

    新晋的滕王(殿dian)下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都变得高大起来原以为这家伙只会惹是生非,没想到他居然还能自己弄出一本书来了而且这书的外观瞧着就很新鲜,可以一页页地往下翻

    御驾回到京城已是十月,李元婴先去见了柳宝林,被柳宝林抱着左看右看,生怕他在九成宫吃不习惯饿瘦了。李元婴由着她看完,把特意留着的韩子寓言拿给柳宝林看。

    柳宝林欢喜地拿着书看去了。

    李元婴正准备把余下的书叫人拿出去分了,便听有人在外面叫唤“李元婴,出来,李元婴,你出来”

    李元婴一听,这不是高阳嘛他跑出去一看,一(身shen)骑服的高阳额上还带着亮晶晶的汗珠,白皙的脸颊红扑扑的,显见是刚才还在玩马球。

    见高阳一脸怒气,李元婴很无辜“怎么了”

    高阳冲上去,拿着马鞭柄戳李元婴(胸xiong)口,生气地说“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你明知道我因为生病去不了九成宫特别伤心,你还整天写信来告诉我你们玩了什么、玩得多开心你怎么能这样,气死我了”

    李元婴觉得高阳太不可理喻啦,他辩驳道“我把好玩的事和你分享,你怎么可以生我的气我要是不写信给你,你才应该生气”

    高阳想了想,觉得李元婴说的好像也有道理。要是李元婴都不给她写信,她一定更不高兴

    李元婴见高阳陷入思索,笃定地说“所以说,你们女孩子就是这样,这样不行那也不行,都不知道怎么才行”

    高阳还是觉得李元婴是个混账“那你也不能炫耀你们天天吃喝玩乐多开心。”

    李元婴跑回屋里拿了本韩子寓言出来“这是我画的书,厉害吧这本送你了”

    高阳道“你明知道我不喜欢看书。再说,书还能画出来的吗”

    李元婴道“那当然能”他翻开给高阳看里头的内容,高阳只看了一眼便被吸引住了。

    高阳一把抢过韩子寓言,决定勉为其难地原谅李元婴。

    送走迫不及待准备回去看韩子寓言的高阳,李元婴开始琢磨接下来干点啥。

    李元婴如今已经是滕王了,可以自己领着人出入宫门,往后他时不时可以去外头玩耍。他既然有办个大书院的伟大理想,那肯定不会等到事到临头才手忙脚乱地开始搞,李元婴决定先做点前期准备

    比如收集点书,说收集点人才。

    李元婴叫戴亭去把董小乙叫来。

    人齐之后,李元婴开始交待任务董小乙领着人去他名下的田庄逐一考察,看看哪个田庄适合改造成“葵园”,这个葵园于他而言大有用处,不能出差错;戴亭负责在城中物色一处带铺面的好宅子,要大要敞亮,把整个宅院按照他的要求改造一番;除了找宅院之外,还要再盘个造纸工坊,挖点技术人才囤着,将来他们可能还要印书,总买纸太亏了

    两人领命下去了,李元婴便镇(日ri)躲在屋中开始躲冬,唯一和以前不同的是他时常叫人去拿点书过来看。

    李元婴这边优哉游哉地窝在榻上学习,李二陛下他们却很快忙了起来。

    原因在于高昌那边出了点事儿。

    高昌位于吐鲁番盆地那一带,属于通往西域的重要关口,也就是说,各方进行贸易时都要经过这地方。

    作为一个兵弱力微的小国,高昌和其他小伙伴一样做出了相同的选择隋在时依附隋,唐建立后依附唐,只为勉勉强强在夹缝中求一条生路。

    可惜今年高昌开始和西突厥眉来眼去,想联合搞搞周边另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同样也依附于大唐,一看形势不妙,马上派使者来求援。朝中再翻出个旧账,发现高昌好几年没来纳贡了

    当时李二陛下决定先礼后兵,先派人过去责问,结果一直到十一月,高昌国主都没来请罪。

    李二陛下是个相当好面子的人,一琢磨,高昌显然是觉得大唐初立,国力弱于隋朝;而如今恰逢严冬,高昌又路途遥远,肯定不会为此派兵前去,顶多只是派人不痛不痒地责斥一番

    李二陛下气得睡不着觉,他一直为大唐国力赶不上隋朝而耿耿于怀,现在一个小小的高昌都敢藐视大唐了

    李二陛下召集心腹重臣商量此事,表达出来的只有一个意思打,给我狠狠打不管多难,都要打到它高昌翻不了(身shen),一定要让其他附国看看背逆大唐是什么下场

    朝中虽有人想劝阻,最终却还是达成共识高昌打定了,而且要快,最好马上就出发

    李元婴听说朝廷要打仗,打的还是高昌,又找小伙伴们开小会。

    讨论主题是高昌是什么地方远不远好不好玩有什么吃的

    李治拿出张不太精准的手绘舆图给李元婴指出高昌所在的位置,还给李元婴介绍了一下这个地理位置的优越(性xing)。

    高阳积极回应自己记得的东西“高昌好像会进贡葡萄酒,甜甜的,不醉人,好喝。”

    李元婴得出结论“这是个有葡萄酒的地方”他兴致勃勃地提出自己的想法,“不知道皇兄会派谁去,要是我们认得的话,可以让他多捎点回来”

    李治没好气地道“你以为打仗是玩儿吗还能给你捎酒”

    李元婴一想,也对,哪能叫人家军队捎带东西,不像样他想了想,神神秘秘地和小伙伴们密谋“我准备干件大事儿,你们要不要加入你们出点人就好,剩下的包在我(身shen)上”

 

闲唐: 第19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