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撩完就想踹人跑??作者:梓山止
????撑起的小窗外吹来一阵幽幽的风,冉至迅速浏览完夹在书里的纸条,知晓是符燕燕要邀符念念去东来楼相见,这才把纸条搁在灯上烧成了灰。

????符念念有三个姐姐,符鸢鸢,符莺莺,符燕燕,没一个好鸟。至于符燕燕究竟有几点本事,两家还未结秦晋之好的时候冉至就知道。他心里是很厌恶这个符家嫡女的,只不过面上从来不曾表现而已。如今符燕燕要约符念念见面,事出异常必有妖。

????但是他也知道符念念不像看起来那样胆小怕事,她虽只是个小小的庶女,但一向镇定,只是嫁入冉府短短几天,冉至就能看出她做事步步为营很有成算。

????这点程度,符念念不可能看不穿符燕燕的用心,自然也不会去赴什么约。

????冉至翻了一页书,那边去找莹娘的符念念便回来了。

????屋中的景象一如往常,冉至抬眼轻轻一瞥。

????“太晚了,怕会打扰莹娘休息。”符念念让白茶收好点心,又嘱咐她送软软去睡觉。

????她熟练地帮冉至添上灯,又盖好灯罩。

????冉至也干脆把书搁在桌上,视线落在符念念身上好半天,才慢慢说:“以后不要常去找莹娘,她性子孤僻,敏感至极,你常去找她反倒会惹她厌恶。”

????符念念愣了愣,心里本还想着那奇怪的声音,眼下也只好按下不发。

????“三婶说今日二房和四房来过?”

????“不是什么大事。”符念念抿抿嘴,“不过是女眷之间闹些矛盾,不碍事的。”

????符念念虽没有明说,冉至也知道她今日护着莹娘免了一场争端,他冲着符念念勾勾唇角,“念念,不用什么事都瞒着我,我说过,我会帮你,何况,你瞒不住我。”

????符念念听着这话就觉得心虚,她低下头小步走到冉至身边,轻轻地替冉至捏肩。紧接着又像撒娇似得对冉至嗔道:“少傅日理万机,我不想拿这些小事烦您。我想帮您分忧,这些事情,早晚总要学着做的。”

????她说着俯了俯身子,带着幽幽香气的鼻息便打在冉至后颈上。冉至早先沐浴过,鬓角的发丝尚未全干,符念念凑近之后才看到他几缕发丝还软软地贴在耳后,恍惚间能让人联想到白雾氤氲的画面来。

????飘远的神思让她登时红了脸,一时也不知自己该不该往后退一些。而熟悉的桃子和青草甜香此刻就萦绕在周围,冉至侧过脸,便看到符念念近在咫尺的面庞。白腮玉砌,粉唇点樱,美的不可方物。

????她像是回过些神,轻笑着说:“念念不是故意的瞒着的,还请少傅莫怪。”

????符念念说这话的时候,眉头微促,脸上带着几分委屈,倒像是冉至冤枉了她。可是她连委屈起来也是楚楚动人,谁见了都不会忍心责备。

????“我心里是一直将少傅当作亲人的。”

????冉至凌然一笑,双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他只是摸了摸符念念的头,语气还是一如往常,“早些安歇,我明日还要早朝。”

????符念念脸上也顿时散去乌云见月明,她眉眼一弯,“我替您更衣。”

????冉至也没有说话,任着符念念端来水擦脸净手,又安安稳稳让符念念褪掉外裳换上寝衣。他本是要睡在榻上的,但符念念说他一连几天都未曾卧床休息,硬是占了贵妃榻,叫冉至睡在床上。

????灯一熄,屋中便静静的。

????冉至闭上了眼,但却并没有入睡。帘子那边忽然传来符念念微弱的声音,小的就像是蚊子的叫声,但冉至还是能听得清。

????她说:“少傅,您可不可以抱抱我?”

????“您喜欢念念吗?哪怕是一点点?”

????而后,便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冉至躺在床上勾着嘴角冷冷一笑,梦话也好,装出来的也罢,冉至觉得这个符念念和自己当初设想的不大一样。符念念等了苏暄七年,如今却能快刀斩乱麻地断掉这段感情,她绝不是个简简单单的小姑娘。

????如今符念念有一下没一下地撩拨自己,手段虽略显稚嫩,但冉至知道,就算是幼狼不能伤人,也总有长出獠牙和爪子的那天。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给予她点滴希望,任由她在这条路上生长下去。

????榻上已经传来符念念均匀而绵长的呼吸声,冉至纵身下床,在榻边盯着看了半天。符念念睡颜安稳,一如她留给别人印象中那样乖巧。窗外的月光静静照在她脸上,像翳了一层银白的霜。

????脸不像从前那么圆了,但是看着还是让人想捏一捏。冉至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可是这么一捏,她便会醒了吧?冉至的手悬着,转而抄底将她拦腰抱起,一路抱着她放在床上。

????睡前拿来把玩的金钗“啪嗒”一声跌在床上。

????冉至轻轻拿起的时候符念念并没有醒来,他不禁又细细打量起这钗来。东西实在算不得做工精良,说是金钗,也不过是鎏金包铜而已,钗头粗粗雕了只鹤的形状,嵌个绿豆大的蜜蜡做眼睛。不过他依稀记得符念念戴着却很是相称,这种首饰无法喧宾夺主,便越发显得她娇美可爱。

????冉至将东西细细收好,又瞥了符念念一眼。

????符念念长大了,也不再是曾经那个单纯善良的小姑娘了。虽然她拙劣的小花招在冉至眼中如同无物,但冉至总还是有些怅然若失。人心是这世上最恶的东西,却也是这世上最美的东西,可惜冉至想守住的那份善良,终究还是在岁月中被消磨殆尽,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站在床边的冉至笑了笑,随即只身离开屋子。

????————————

????符念念只记得自己装作说梦话,问冉至喜不喜欢自己,可是冉至一直没有回话。她等了好久好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待到再醒来的时候,她只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冉至早已离去上朝。冉至昨晚的态度不冷不淡,也不知道自己的小把戏究竟有没有奏效。符念念撇撇嘴,才慢慢从床上爬起来。

????符燕燕想见她,这的确很奇怪。符念念几乎可以断定符燕燕没安什么好心,至少也是要当着别人的面羞辱她一顿的,但是冉至帮她收了符燕燕的彩礼,她若是不吃一次亏,那符夫人她们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明亏总比暗亏来得好,想到这的时候,符念念便觉得就算硬着头皮也非去不可。

????就这样,她略略梳洗之后带着白茶出了门。

????符燕燕在东来楼包了个后山上的大雅间,这雅间是一间修在竹林中的小屋,环境清幽,鲜有人打扰,价格自然也不菲。在这种地方吵闹甚至是动手,几乎不会有别人听到,也免得在府中被人看到。符燕燕一定是做了充分的准备才选在这,若是要说朱宁棹的事情,那她绝不心虚,更不想任由符燕燕给自己泼脏水。

????才一到,白茶就被符燕燕的婢女挡在了门外,白茶还想说什么,符燕燕便瞪着她:“这是我们姐妹间的私事,你一个下人掺和什么?”

????见符燕燕带来的几个下人都同白茶站在一起不曾进门,符念念也只好同意不叫白茶跟她。

????符念念本以为符燕燕会当众羞辱她,然而关上门的小屋里似乎只有她们两个,这又让她她一度怀疑符燕燕就是想撕着她打一架,可符燕燕整个人显得很平静,事情顿时又令她有些耐人寻味。

????“我要嫁给表哥了。”符燕燕居高临下道,“就算你能爬冉至的床又怎么样?我是未来的颖王妃。”

????“恭喜三姐姐。”符念念面无表情,语气听不出是个什么态度。

????这里只有她们两个,是非对错没人能说清,就算要逢场作戏,这里也不是最佳的场合。

????“恭喜我?你应该给我奉茶。”符燕燕径自坐下,斜着眼看符念念。

????她就是要折腾符念念,凭什么符念念长得比她好看,凭什么朱宁棹就总背着自己去找符念念,凭什么冉至就愿意接受这样一个卑微的庶女做夫人?

????符燕燕嫉妒,她不甘心。

????符念念端着茶碗奉在符燕燕跟前,“恭喜三姐姐。”

????依然听不出是个什么态度。

????“跪下。”符燕燕睨着她,像一只骄傲的花孔雀。

????“三姐姐,莫欺人太甚。”

????在符燕燕记忆中,符念念从来没有胆子顶撞她,可是先前回门时她就挡了自己一次,今天竟然还敢出言拒绝,

????“欺人太甚?”符燕燕冷笑起来,“二姐都说了,冉至根本就不喜欢你,他早晚会休了你。你不是还想进颖王府吗?跪下奉茶难道不是早早晚晚的事?”

????“如果姐姐叫我来就是为这般,那无论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对世子毫无非分之想。就算少傅来日休妻,天下之大,四海为家,我从不稀得进你鸟笼一般的颖王府。”符念念说罢,转身便要离开。

????谁知帘后还躲着四个婢女,她们忽然窜出来死死将符念念抓住。

????“绑着,绑好了你们就赶紧回府去,一个人也不许留着。”符燕燕连忙起身吆喝,这举动她似乎预谋已久。

????符念念想叫白茶,却听不到屋外有任何响动,随着婢女们纷纷离开,她皱起了眉头,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她早被人抓走了,听不见。”符燕燕摇摇头,“你说你怎么这么讨人厌啊?府里要是没你这号人该有多好?”

????“你想杀我?”符念念话音还没落,就被符燕燕狠狠踢了一脚。

????这不像符燕燕会做的事情,向来凡事逞强不计后果的符燕燕,怎么会忽然做这种需要周密安排的事情?符念念觉得事情大概被自己想得太过简单,她现在必须快些离开这里。她只觉得牙狠狠磕在下唇上,嘴中晕出一丝腥甜。符念念悄悄摸着腰间的小匕首,趁着符燕燕不注意,把刀□□在绳子上来回磨了几下。

????绳子已经松了,这把刀很锋利。

????符燕燕这才蹲下身子慢慢打量,地上的符念念蜷在一起,仿佛很痛很痛。

????“你……”她迟疑了一下,脑海中忽然就浮现出符鸢鸢的话来。

????脑子和狠心,总得占一样。

????她知道符莺莺总瞧不起自己,连母亲也总说自己不如符莺莺,她就要证明给她们看,自己一点也不差。

????“你就乖乖在这等着吧。”符燕燕冷冷一笑,“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等一下就会有人来疼惜你,我看到时候表哥和冉至还能看上你什么。”

????符燕燕笑得像个恶鬼,屋门骤然被人一脚踢开。屋外的光很亮,符念念下意识侧侧脸,只隐约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

????危机已经逼近。

????符念念抓着匕首,毫不犹豫地朝那人捅过去。

?

她撩完就想踹人跑: 15.第 15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