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野撩人??作者:果果猪
????卫生间很小,男女各自一间只有一个蹲位那种,门对着门,洗手池在中间。涂滟进去后立即反锁了门,靠到门上,咬紧了手指,抵抗从身体深处冒出的欲望之火。

????那火带着生命,会呼吸,呼气的时候旺盛炽烈,吸气的时候火舌收缩留下一片麻痹的焦土。呼吸时急时缓,急得时候她牙齿深深嵌入手指皮肉,缓的时候给她留下一身冷汗。

????因为她在里面待得太久,女民警敲门喊她。她满身焦灼说不出话,往前扑过去,用脚踩开了冲水阀。女民警听到水流声后放心了,涂滟扶着墙低头,轰轰流淌的水流叫人头晕,她偏转头,看到墙上那个放卷纸的塑料架子。

????她用力把那个塑料架子掰下来,塑料折断,茬口锋利。她撩起T恤下摆用牙齿咬住,握着断了的塑料架毫不留情地刺下去。

????剧痛。火焰熄灭。

????涂滟浑身脱力地往后倒,背靠到了卫生间的门,脚蹬着蹲位前面的半圆形突起,控制着身体以免坐到地上。她嫌脏。

????女民警又来敲门,让她赶紧出来。涂滟虚弱地应了声,低头看肚子。白皙皮肤的上疤痕累累,新添伤口还在淌血,不算深,应该不会留疤。

????她得找点东西止血。

????目光所及只有落在地上的卷纸,涂滟眉头皱了皱,把T恤拉下去掖进裤腰里。她穿黑衣裤,即使被血染透也不易发觉,她可以说是沾了水。

????开门,外面女民警一脸严肃。涂滟低声说:“不好意思,把卷纸的架子弄坏了。”

????女民警看她脸色苍白,额头还盖着一层汗,本就狐疑。再看卫生间里头,本来钉在墙上的塑料架子被掰断了,卷纸落在地上,断茬的塑料架子扔在门口,地上有几滴血迹,顿时目露同情。

????“你来那个了?”女民警小声问。

????涂滟微怔,随即点头。

????女民警用下巴朝她下面点了点:“垫了吗?”

????涂滟轻抿起嘴唇,摇头。

????“你跟我来一下。”女民警说。

????涂滟跟着女民警到了她工作的办公室,看着女民警从包里拿出一个卫生巾。女民警快速把卫生巾塞进她手里,推着她往外走:“快去换上。”

????涂滟原路回了女卫生间,关上门,撕开卫生巾的包装,撩起衣服把卫生巾摁到伤口上止血。这次她在里头呆的时间也挺长,女民警没有催她。

????血止住,涂滟把卫生巾团好扔到纸篓里,又把卷纸捡起来丢进去,刚好挡住。她开门出来,对女民警说:“谢谢。纸架我会赔偿的。”

????女民警看她脸色红润了些,吸了口气说:“用不着赔了,你跟我回去吧。”

????涂滟再次道谢,跟着女民警回一开始的等待室。夕阳最后一丝光线从走廊的窗户射入,之后湮灭。

????天黑了。

????到了等待室,赵柬和厉敬峰都不在那儿了,柜式空调依旧嗡嗡地吹着冷气。女民看了眼空调机上的制冷温度,几步过去从桌上抓起遥控器给调到23度。那个负责看守涂滟他们的男民警“哎哎”地叫着,问:“你干嘛啊?”

????女民警拿着遥控器朝男民警点了点:“开那么低温度干什么?节约能源不懂啊?”

????男民警无话可说,女民警拿着遥控器回身朝门口走,涂滟还站在那儿,女民警朝长椅努努嘴:“你坐着去吧,今天人多,录口供慢。要有事儿就到刚才那屋找我。”

????意思两人都明白。

????是个好心人。

????涂滟默默点头,一言不发地过去坐下。女民警走了。男民警这才撇嘴,小声说:“有病。什么都管。”

????涂滟一个人坐在屋里,头靠着墙,闭目养神。

????肚子的伤口在偷偷结痂,皮肤收缩,牵得咝咝啦啦地疼。对她而言这都不算什么,习惯了,比起浴火焚身的折磨,好太多。

????闭上眼,听觉变的敏锐,她听到有几个人走进屋里。张开眼,四个人,赵柬、厉敬峰、韩冽,以及一个带他们来派出所的男民警。

????男民警看到涂滟后说:“噢,人回来了,那就去录口供吧。完了就能走了。”

????涂滟站起身,准备跟男民警走。赵柬伸手拦住她。她用眼神问他想干嘛。赵柬打量她一遍,问:“身体不舒服?”

????卫生间去了那么久,他和厉敬峰的口供都录完了。

????涂滟说:“没事。”绕开他的手想走,又被赵柬抓住了腕子。

????她像被烫到一样立刻甩开,反应太激烈,在场的人都愣了。

????她就这么讨厌他?赵柬有点儿受伤地想。

????涂滟低声说了句:“别碰我。”快步走到男民警身旁。男民警也没闹明白这两人怎么回事,也懒得去明白,就带着涂滟录口供去了。

????半小时后,涂滟从口供室出来。民警说她可以离开了。她没急着走,而是转弯去了女民警那屋。女民警人没在,不知忙什么去了。涂滟拿出一百块钱压到笔筒下面,留了张字条说是赔偿卫生间卷纸架的钱,这才出了门,朝外走。

????走到派出所大门口,赵柬还在那儿,一起的有韩冽,厉敬峰,还有两个民警。

????涂滟脚底下一顿,赵柬看见了她。

????“等会儿,很快聊完。待会儿去吃饭。”赵柬对她说。

????涂滟沉吟。她是他的保镖,这时候单独离开不对。于是她走过去,站到他身后,隔开一米远,刚好是伸手不可及的安全距离。

????现在是晚上,她不能再跟他有肢体接触。

????赵柬朝身后扫了眼,鼻子不爽地轻哼,回过头来继续同民警聊。

????一个民警说:“医院那边说人没事儿,有点外伤,现在人已经被劝说出院了。不过打人这事儿要人家想要追究,我们还是得请赵先生过来。所以你们回去最好跟人家协商解决。我们也不希望事情恶化,这样对大家都不好。”

????韩冽说:“了解。”

????另一个民警说:“我说句题外话,要不爱听你们当我没说。你们是有钱人,不懂底层老百姓的难。他们几代人花一辈子的积蓄供一套房,还不够你们买辆好车。今天这事儿跟拆迁有关,这么多人聚众示威,说明你们公司给的条件也是有问题的。现在都讲和谐社会,谁都不想看到事儿闹大,到时候上层还有舆论压力来了,对你们公司也不好。不如回去安抚一下当地居民,听听人家的心声,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

????赵柬朝民警伸出右手,含笑说:“受教,感谢。”

????赵柬的名声民警是知道的,顶级富二代,上流社会的骄子。可没料到他这么谦虚。赵柬这么说他还挺高兴,两人握手后气氛松弛下来,不免多聊上了几句。

????涂滟感觉到有人急速靠近,她机敏转身挡在那人跟前。来的人先是吓了一跳,而后对着她吹胡子瞪眼:“干嘛你?!”

????赵柬回头,看到来人后,嘴角勾起冷笑。厉敬峰恭敬地叫了声:“赵副总好。”

????看来是认识的人。

????涂滟让开路,赵逢源眼睛盯着往前走,到了赵柬跟前问:“这女的什么人?”

????“我保镖。”赵柬说。

????赵逢源恍然,说:“哦哦。”又看涂滟。细细瘦瘦的女人,长得挺漂亮,当保镖?打得过谁?

????“赵逢源,我大伯父家的大哥。”赵柬跟涂滟介绍。

????是亲人。

????涂滟默默低头。

????赵逢源假意关心地问:“赵柬,我今天不在本市,听说你出事儿后紧赶慢赶回来了。你没受伤吧?”

????“托大哥的福,我挺好。”赵柬轻飘飘地说。

????赵逢源干笑,说:“那就好那就好。”又搓搓手,说,“你不知道,其实我爸把南城柳巷路拆迁那事儿交给我负责了。是我没把事儿办好,连累了你。”

????送亲儿子来当背锅侠,也亏他那位好面子的大伯父想得出。

????赵柬笑着说:“大哥,这边不方便说话,咱们到外头。”

????赵逢源连连点头称是。

????跟两位警察道别,一行人到了外面。路边停了三辆车,黑色宾利是赵柬的,其他两辆分别是韩冽和刚来的赵逢源的。

????韩冽跟赵柬道别,开车走了。

????赵柬勾着赵逢源的肩膀朝旁边路灯去了,涂滟想跟,被厉敬峰叫住。

????“老板谈事情不喜欢被人听。”厉敬峰说。

????涂滟朝那边望,兄弟二人站到路灯下头聊起来了。这里是派出所门口,灯光明亮,安全系数够高,她不跟着也没什么问题。是以站住了。

????厉敬峰拉开后车门说:“涂小姐,在外头站着也不好,跟监视他们似的,还是先上车吧,车里有空调,凉快。”

????涂滟想了想,弯腰钻进车里坐下,回身透过后窗玻璃观察那两人。

????赵柬把手抄在裤兜里,站姿松弛,递一根香烟给张峰源。站对面的赵逢源是另外一幅样子,战战兢兢地接过香烟,完全没有大哥该有的样子,倒像个做错事害怕被责罚的下属。

????两人在路灯下吞云吐雾,谈事儿。

????厉敬峰的声音传来:“南城柳巷路拆迁是老板大伯父管的,房子拆了两个月,拆迁款一直没到位。这次居民示威就为这。”

????南城柳巷路涂滟知道,是黎晚秋之前租房子的地方。老棚户区,筒子楼,公用厕所,私搭乱建脏乱差,盼拆迁盼得望眼欲穿。今年终于开始动工拆迁了,当地人都很高兴。

????“为什么不给拆迁款?”涂滟问。

????“谁知道他们把钱弄哪儿去了?他们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要不是老板……”厉敬峰嘟囔到一半忽觉失言,不该跟涂滟聊这么深。咳了声说:“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

????厉叔曾经说过,赵家人多事多,就是一团乱麻,只有赵柬有本事理得清。

????豪门恩怨对涂滟而言兴趣寥寥,她关心别的。转回身来,拿出手机,看到潘医生发来的微信:【今天怎么样?】

????肚子的伤隐隐作痛,涂滟手指在屏幕上快速点动:【还好。】

????【新药配好了,你明天一早过来拿。】

????【我今晚去。】

????【几点?】

????这边到潘医生家,开车用不上十五分钟。但不知道赵柬会谈到什么时候,还有他说要吃饭,涂滟便回复:【现在有点事,再联系。】

????【我十一点睡觉。】

????意思是过了十一点就别来了。

????涂滟低着头在手机上打字,后车门拉开,赵柬坐上来,带来一股燥热的烟草味儿。

????车门关上,涂滟的手指悬在手机屏幕上方。

????宾利后座宽敞,对比的是其他五座车型。

????对涂滟而言,这个空间因为赵柬的加入变得暧昧逼仄。她意识到自己不该坐在后面。

?

狂野撩人: 12.第 12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