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和天降HE了??作者:栗鸢
????闻煜人生第一次对傅予寒心软,没想到没能收到任何回应。

????第二天起床时,他拿着自己的手机确认了一下,的确没坏。

????……行。

????真有你的,傅予寒。

????今天是个好天,闻煜单肩挂着书包,顶着烈阳出了大楼。

????他住的地方在三中附近,上学时间非常宽裕,便在街边的早点店坐着吃了个早餐。

????这家店生意不错,闻煜只占到了靠近门口的位置,背对马路。他的新校服还没到手,身上仍是那套一中校服,从背后看完全看不出是三中的学生。

????正低头喝着豆浆呢,他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两个男声。

????“操,傅予寒那傻逼,真以为自己高三一霸了?”

????“钱哥,他都这么说了,这我要是你我绝对忍不了。弄他!”

????“那我也得先想个法子啊!说弄就弄,背处分怎么搞?啧,高三了就是麻烦……”

????闻煜掀起眼皮,转头朝声音来源看了眼,只看见两个穿着三中校服的背影刚刚从店门前走过。

????目测两人都不到一米八,寸头,微胖。

????从看见傅予寒跷课一跷一整天以后,他第二次感到疑惑。

????这儿真是省重点?

????校风可比一中野太多了。

????闻煜低头嗤了一声,冷笑隐没在碗边,喝完才去上学。

????开学第二天,高一新生开始军训,操场上隐约有人头攒动。教学楼这边也不消停,老师没来,走廊上有不少人边吃早饭边往操场上张望。

????闻煜踩上台阶,忽然发现有些不对。

????四班五班门口都有人在乱晃,唯独六班没有。他从后门进教室,意识到班里的气氛有些严肃。

????几个女生围在教室中间低声说着什么话,后排坐着的几个男生脸色也不大好看。

????而傅予寒,一条胳膊架着脸,另一条一直伸到孙文瑞那里,头埋着趴在了座位上。

????少年人身形瘦削,半长的发丝毛绒绒地蹭着脖颈,显得衣领里露出的那一截皮肤特别白。

????闻煜莫名被晃了一下眼。

????“他怎么了?”闻煜指着傅予寒坐下。

????前排的孙文瑞看他不爽,没搭理他。但另一个叫方佳远的男生就比较友好了,冲他笑笑说:“没事,傅哥早上总要犯困的。”

????“哦。”原来是睡着了。闻煜点点头,“我还以为今早出什么事了呢。”

????“是出了件事,昨天你们不是约架嘛?早上一姐的‘追求者’闹事来了。”

????徐倩怡听到了,拨开挡着视线的女生,一拍桌子:“他mua的他算个锤子追求者啊!恶心死我了!他有种当我面说那些屁话啊?看我不给他撅回去!”

????周围的女生纷纷围上去:“倩倩,别气了……”

????方佳远大概是被吼习惯了,毫无影响地继续说:“你刚来可能不清楚,咱们班跟二班有仇,就是因为那个追求者是二班的班霸。挺恶心的,骚扰徐倩怡不说,还找我们班人茬,谁跟一姐走得近点都被他找过。”

????闻煜偏过头,视线落在傅予寒后脑旋涡上。

????“对,找傅哥麻烦的次数最多,好在咱们傅哥不怕,之前都解决了。”方佳远有些得意,“早上他又来,被傅哥一句‘再来就打折你的第三条腿’给吓回去了。”

????“……”

????闻煜低头笑了笑:“你说的那个二班班霸,是不是一个一七八左右的板寸头胖子?”

????“对,”方佳远有些意外,“你知道?”

????“刚刚在外面吃早饭,碰见两个人说要找傅予寒麻烦。”

????“卧槽?钱凯乐那傻逼记吃不记打吧?”

????一般学生到校以后都不能再出去,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做到里里外外来回跑的。

????闻煜随口说完,便把英语单词本拿出来看,没再管方佳远的咋呼。他不是很有兴趣插手,反正被人反复科普过“傅予寒很会打架”。

????同情这小兔崽子,对方也不会回信息。

????多余操心他,不如背单词。

????早自修的风波很快就在老师走进教室以后暂时过去,一天的课业开始了。

????三中没有学生宿舍,晚自修自愿参与,住得远的同学出于安全原因可以申请不参加。不过周文康也强调了,现在是高三冲刺阶段,能克服就尽量克服。

????一中是强制晚自修的,闻煜早就习惯了。周文康说这件事的时候他偏头看了眼,傅予寒还维持着同一个动作,睡得仿佛死去。

????直到第三节课,趴了半天的人才依稀动了动。

????刚醒来,他头还垂着没动,显然非常艰难。闻煜不自觉地把注意力从黑板上挪下来,分给了他一点。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后,傅予寒还没抬头。

????闻煜终于还是没忍住。

????“你昨晚干嘛去了?”他压着声音。

????傅予寒的脑袋转了十五度:“问这做什么?”

????要不是上课时没太多噪音,他的这句话低哑到几乎听不见。

????“好奇。”闻煜喉结滚动了一下,垂下眼,“看你睡得跟去世一样……昨晚没睡?”

????傅予寒嗯了声。

????“那……”闻煜舔着嘴唇,“我给你的信息看见了么。”

????身边的人突然没声。

????过了大约半分钟,他终于抬起一点脑袋,把手往抽屉里摸:“我看看……”

????缺睡让他的思绪有点混沌,傅予寒摸出手机,按了好半天,才意识到那玩意儿早就没电了。

????“一会儿我去讲台底下充个电,”傅予寒低咳一声,“你给我发什么了?”

????闻煜从书包里摸出一个充电宝,从桌下递过去,眼神看着黑板:“自己看。”

????“……”

????手机接上电源,没多久便震动一下,出现了开机画面。傅予寒始终垂着头在等。

????他真睡了倒好,醒了又一直垂着头,就好像在抽屉底下做什么小动作。讲台上的老师往这边看了好几眼,闻煜忍不住问:“干嘛不抬头?”

????“丑,”傅予寒说,“压到额头了,会红。”

????“……”

????闻煜偏头笑了下。

????“有些人注意下啊,别以为坐后排上课就能随便开小差了,我今天复习的东西就讲这一遍,下节课复习下个单元,不好好听后果是你们自己承担的啊。都高三了,心里有点数。”

????这节是物理课,老师是个利落的中年女人,姓赵。

????她向来秉持“你爱听不听”的讲课风格,很少维持纪律,难得出声,一时间好多人都把头转了过来。

????闻煜连忙规矩坐好。

????同时他也发现,很多人不敢多看傅予寒,探究的目光几乎都在自己这儿。

????有时候闻煜觉得,人类真是很有意思,一个人只要表现得冷淡一点,就会被视为“不好招惹”;而他,因为笑容多些,无论是一中还是这里,大家都以为他很好相处。

????皮囊才是最大谎言,偏偏所有人都吃这一套。

????而他难得说句实话,接收人到现在还没给他回应。

????赵丽华点到即止,又重新开始讲课,那些目光不得不收了回去。闻煜轻轻哼笑:“好了,没人看了,别低头了。”

????傅予寒终于把头抬了起来。

????闻煜瞥了他一眼——额头上没红,可能是消退了;但缺睡让他整张脸有些失血,比从前更白,眼底青黑,眼角挂着一圈血丝。

????憔悴极了。

????“你哪句话是真的?”傅予寒轻声问。

????闻煜笑了:“怎么,不信?”

????“你不是喜欢他么,这么好的机会……”傅予寒拧起眉,像是困惑,“为什么不亲?”

????“因为无聊。”

????傅予寒斜睨他。

????闻煜只勾一点唇角,视线虽然停留在黑板上,却是兴味盎然:“杨帆一个直男,被亲了最多就是‘卧槽’一下,然后把这当成出糗,事情就翻篇了——这有什么意思?”

????“……”傅予寒眉头拧得更紧了,“你真喜欢他?”

????“喜欢啊。”

????“……”

????傅予寒还记得,昨天在空楼的时候,闻煜也是这么信誓旦旦地跟他说,“杨帆嘴唇挺软”。

????结果是骗他的。

????那这句呢?

????“你昨晚就在医院照顾妹妹一晚上没睡?”闻煜扯开了话题。

????“嗯。”

????“没看手机?”

????“哪有时间。”

????“行吧。”闻煜说,“我还以为我难得说句实话,就招人嫌到连个回复都没有了。”

????“……”

????傅予寒垂下眼,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拨弄了几下,把手机扔回了抽屉,开始听课。

????开学第二天上午第四节课,闻煜终于看见他这位同桌上课记了笔记。

????真不容易。

????中午是疲惫了一上午的莘莘学子难得治愈的时间段。

????三中食堂据说有几个神级窗口,吃饭靠抢,每天第四节课下课铃一打,教室瞬间一空。

????但闻煜发现傅予寒没动。

????他从抽屉里摸出一桶泡面,走到饮水机旁接了热水。

????“你中午就吃这个?”

????“嗯。”傅予寒奇怪地看他一眼,“你怎么也不去食堂?”

????“不雅。”闻煜掏出个面包,“食堂里没人会给我让路。”

????“……”

????“嘁。”

????傅予寒嗤笑一声,把泡面放在桌上。白色的叉子被他插在碗沿压着包装纸,他盯着上面的广告图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绝了,听说你没亲杨帆,居然连这么装逼的话听起来都不刺耳了。”

????“不了吧,我觉得我们还是别做好朋——”

????闻煜话到一半,眼角突然看见个飞过来的东西,他下意识地挥手一挡,竟然截下来一个飞驰的篮球。

????那球被人用大力道丢进来,他毫无防备地一抓,这会儿胳膊还有几分麻。

????两人同时朝后门看过去,只见后门口站着几个年轻男生,为首的那个仰着脸,鼻孔朝天,特别事不关己地惊呼:“哎呀,我真不是故意的!没伤到我们傅哥吧?”

????钱凯乐。

????傅予寒的脸倏地沉下来。

????但在他起身前,另有一个人按住了他。

????“我这个人吧,被人当成脾气好是可以的。”闻煜松了松校服的衣领,活动了下脖子,“被人无视我可就不乐意了。”

????“不当主角的戏,我是不会配合出演的。”

????男生从座位上站起,一手运球,优雅地走向后门口。

????接着,他手狠狠下压,篮球朝地上一砸,反向弹起,直冲钱凯乐面门——

????关键时刻,钱凯乐的运动神经救了他。篮球擦着他的脸颊飞到了身后的墙上,“砰”一声巨响;但他本就是来找傅予寒麻烦的,又怎么能忍受被人反挑衅。

????六班只有一个穿一中校服的,那是徐倩怡的“新欢”。

????钱凯乐向前走了两步,越过教室门那道线,挥着拳头上去了:“我/□□妈——”

????闻煜眸光闪了闪。

????诚然这是一句国骂,但是……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脸上时常挂着的三分笑意全然敛去,整张脸阴沉得仿佛傅予寒附体。

????下一秒,一把捏住了钱凯乐的手腕。

????“再说一次,”他的话仿佛情人耳语,却叫人听得无端在三十多度的气温下起了曾鸡皮疙瘩,“你操谁?”

????害怕是人类的本能。

????但钱凯乐不想承认自己怂了。

????他梗着脖子叫道:“我/操傅予寒行吧!”

????闻煜笑了。

????笑得春风拂面,温柔可人,跟上一秒的“傅予寒模式”截然不同。

????“找我们傅哥麻烦的那么多,什么阿猫阿狗都有,”他笑着说,“你也配?”

?

竹马和天降HE了: 7.第 7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