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小南醒过来,他见姐姐还没醒,又重新钻进她怀里,眨巴着大眼睛细细地观察她。

????水晶吊灯的光芒照下来,将她半边脸颊勾了道银边,面目轮廓像泛着微光。

????嫩嫩的,白白的,又香香软软的,像带着奶味的棉花糖。阮小南情不自禁地咬咬她的鼻尖。

????阮香香被痒意弄醒。一睁眼就看到五官放大的阮小南,她咧唇,“干嘛?”

????阮小南嘟嘴,“姐姐,你好好吃哦。”

????阮香香:“……”

????她把他推开,起身扎有些凌乱的头发。头发还没扎好,阮小南又爬到她腿上,像挂件一样黏着她。

????“姐姐,下午要和我一起去幼儿园。”

????“嗯嗯,记着呢。”阮香香笑笑。下午幼儿园有亲子活动,平常都是阮妈去,这一次他缠着阮香香,让她也去。

????阮小南上的幼儿园是荆城最着名的贵族幼儿园。整个幼儿园占地面积极为广阔,外形宛如一座梦幻城堡。

????城堡整体呈粉白色,周围爬满盛放的蔷薇,空气里满是花香。

????“姐姐,这就是我的幼儿园!”阮小南指着幼儿园大门。阮香香点点头,说:“好漂亮。”

????“进去吧。”阮妈拉拉处于兴奋之中的阮小南。

????三人不疾不徐地进入幼儿园。

????阮小南的老师见到他们,迎笑走近,跟他们打过招呼,而后看向阮香香,“这是?”

????“阳阳老师,这是我姐姐!”阮小南迫不及待地介绍,恨不得昭告天下,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有个姐姐。

????阳阳老师温和地笑,“原来是小南的姐姐呀。”

????这时,有一道脆生生的童声插进来,“阮小南,你不是说你没有姐姐吗?”

????阮小南脸一绿,“你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过!”

????“你明明就——”

????“闭嘴!”阮小南肉乎乎的两颊绷紧,赶紧拽着姐姐和妈妈走远。

????等走出一段距离,阮小南满面心虚地叫阮香香,“姐姐,我没这么说过,他胡说的……”他知道撒谎不好,可是他不想姐姐伤心。

????阮香香说:“嗯,我相信你。”

????阮小南的情绪登时松缓。

????老师宣布亲子活动开始后,阮妈和阮香香坐到家属区,阮小南和其它小朋友上场开始跳幼儿操。

????十几个小团子站得整整齐齐的,音乐一响,齐齐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其中最招人眼球的就是站在第一排c位的阮小南。他是里面长得最漂亮的小团子,体操也跳得最好看。

????体操一结束,阮小南就像一个炮仗,飞奔进阮香香怀中。

????“姐姐,我跳得好不好!”

????“小南跳得非常棒!”

????阮小南嘴角快要咧到耳根,开心地像一朵小太阳花。

????看着第一时间扑到阮香香身上的阮小南,阮妈心中微微发酸。这小子,有了姐姐忘了娘啊。随之一阵欣慰压下那丝酸意,他们姐弟俩感情越好,她也越高兴。

????幼儿体操结束,接着是家长与孩子的手工制作活动。

????阮妈抱着阮小南,帮他做小扇子。阮香香把粘胶封好,衣袖突然被人扯了一下。

????她侧眸,看到坐在她旁边的一个小男孩。小男孩门牙缺了一颗,奶声奶气道:“姐姐,你身上藏了奶奶吗?”

????“奶奶?”阮香香一头雾水。

????“就是喝的奶奶。”

????轻轻地啊了一下,阮香香明白了。小男孩说的是喝的奶啊。她摇摇头,说:“没有。”

????小男孩嘟嘟嘴,鼻子凑到她衣服上,“姐姐好香呀。”说完,他眼巴巴地看着阮香香,“姐姐,抱。”

????“圆圆,不许不礼貌。”小男孩的妈妈注意到这边,赶紧把他拉过去。

????“妈妈,我要姐姐抱抱。”小男孩瘪嘴。

????“对不起啊。”小男孩妈妈对阮香香说。阮香香见他委屈巴巴地望着自己,于心不忍,说:“没事,我可以抱抱他吗?”

????“可以。”

????阮香香将他抱起来。他在她耳边咯咯笑。

????在小扇子上画画的阮小南猝然发现自家姐姐抱着另外一个小孩,像是炸毛的小兽,尖声道:“姐姐!”

????“怎么了?”阮香香急问。

????阮小南丢下扇子,挪挪身体,把小男孩从姐姐怀里挤出去,然后像八爪鱼一样抓着她,闷闷道:“姐姐是小南的姐姐,不可以抱其他小孩。”

????感知到阮小南敏感的心思,阮香香抚摸他的脑袋,说:“姐姐记住啦。”

????接下来的时间里,阮小南见又有几个小孩跟他姐姐说话,面色越来越难看。他抿紧唇,攥住姐姐,说:“小南要回家。”

????“活动还没结束,你要回家?”阮香香问他。

????阮小南跺脚,“小南要回家!小南要回家!”

????眼瞧他就要哭出来,一边的阮妈连忙道:“好好好,咱们回家。”

????一手攥着阮香香,一手攥着阮妈,从幼儿园走出去的阮小南决定,以后一定不要再让姐姐来这里了。

????那些人会抢走他姐姐的!

????=

????阮香香的修养假期结束,明天该去学校了。她早早就入睡,明天早点起来去上学。

????还没睡下,就见阮小南穿着睡衣抱着枕头进了她房间。他钻进她被窝里,把圆乎乎的脑袋放在她颈边。

????“又要跟我睡?”阮香香问。

????他乖乖地嗯了声。

????阮香香失笑,然后关掉灯。

????次日阮香香来到学校,一进教室就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注视。她有些赧然,捏紧书包肩带走到课桌前。

????“同学,你是不是走错教室了?”夏课见一白软秀气的小姑娘在她身边坐下,连忙问道。

????小姑娘转头,面向她,说:“夏课,我是香香。”

????眼睛瞪得像铜铃,夏课揉揉眼。从小姑娘纤秀的眉眼里看出几分阮香香的影子,她不可置信道:“你是香香!?”

????“我是香香。”

????直到闻到熟悉的香气,夏课才彻底确定,小姑娘就是阮香香。

????“这才一个月不见,你怎么变白这么多!”夏课震惊,左左右右上上下下打量她,忍不住掐掐她莹洁细白的脸。

????柔柔滑滑,比婴儿的肌肤还娇嫩。她啧啧几声,“你皮肤怎么变得这么好的?”一个月前阮香香皮肤还又黑又糙呢。

????“我妈妈让医生给我配了护肤的东西。”

????“这效果也太好了吧。”夏课连连赞叹。

????俗话说一白遮百丑,这阮香香一白,不仅皮肤变得光亮,连五官都比以前漂亮了。

????“唔……效果是挺好的。”阮香香不善于撒谎,撒谎的时候有点脸红。

????红晕衬得她整张脸粉粉嫩嫩,夏课不禁又捏捏她,说:“哎你这脸像果冻,摸起来好舒服。”

????指腹舒服的触感让夏课流连不已,直到阮香香喊疼她才收手。

????“不好意思。”夏课讪讪地嘿嘿一声。

????“不要紧。”阮香香牵牵唇。

????夏课心中一荡。现在的阮香香白白软软,看起来很乖巧,好像一只小宝宝,她恨不得把她搂过来揉捏几下。

????中午她俩去食堂吃饭,邻桌有人说:“我看哪,阮香香不是因为养伤才请一个月假,是因为去整容了,所以才请的假!”

????“我也觉得。”

????阮香香当做没听到,夏课怒了,把筷子一摔,对这那两个女生说:“嚼嚼嚼,嚼你妈的舌根啊!你他妈整容能整得这么自然?你他妈整容能这么快就恢复?”

????那两个女生被她的气势吓到,连忙端着盘子落荒而逃。

????夏课切了声,转回身,说:“香香你别在意那些话。”

????“我没有在意,刚才谢谢你。”阮香香用纸巾擦干净夏课摔在桌面的筷子,递给她,“给。”

????“那些在别人背后说是非的,真是讨厌死了。”夏课接过筷子,哼了声。之前她才转进这个学校的时候,班里就有女生告诉她不要跟阮香香多接触。说阮香香脾气差,尖酸刻薄,谁也受不了她。

????可是与阮香香相处之后,她发现她并非她们所说的那样。

????脾气非但不差,反而还很好。

????也不知道那些喜欢嚼舌根的女的是个什么毛病,尽瞎几把传谣言。

????后面几天,夏课发现阮香香比先前又白了些,还又漂亮了些,她惊奇道:“香香,你越来越漂亮了。”

????阮香香羞赧,说:“谢谢。”

????夏课对她的脸爱不释手,边捏边说:“真想天天摸一摸。”

????阮香香特别认真的说:“你可以天天摸,就是,就是得轻点,我怕疼。”

????“哈哈哈哈哈,哎哟,香香,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说的话很有歧义啊。”

????阮香香挠挠后脑勺,一头雾水,“什么?”

????她单纯的模样让夏课不好再逗下去,她爽朗地一笑,“没什么。”

????下午放学回家,在家里等待已久的阮小南立刻抱住她,“姐姐你终于回来了!”

????阮妈把阮小南抱过去,说:“别缠着姐姐,让她先去净手,马上准备吃饭。”

????餐桌上,阮妈说:“香香,明天跟爸爸妈妈去参加一个宴会。”

????阮香香颔首,“嗯。”

????“我也要去。”阮小南说。

????“好,小南也去。”阮妈点点阮小南的鼻子。

????饭后,阮妈拉着阮香香去更衣间。

????“我给你订了好几套礼裙,你来试试哪套合适。”阮妈把全部裙子摆出来。

????阮香香一一试穿,阮妈对每一套都很满意。如今阮香香长得漂亮,穿什么都好看。

????艰难抉择下,最后阮妈定下其中一套。她说:“明天放学早点回来。”

????翌日。

????已经穿好小西装的阮小南百无聊赖地在爸爸旁边等待着。等了好久好久,隐约听到楼梯上的动静。他迅疾仰起脖子。

????第一眼注意到阮妈旁边的阮香香。

????阮香香穿着银色长裙,两侧腰际叠薄纱荷叶边,细碎水晶从纤细的腰部延伸到裙底,一圈一圈缀成银色花纹。层叠的裙面不显繁重,精致而飘逸。

????她的头发盘在后方,额侧留出两缕卷发,温婉而柔致,堪堪盖在雪白的颊侧。

????年级尚小的阮小南关于美的词汇量了解得很少,只知道现在的姐姐仿佛全身在发光。

????他扑过去,“姐姐!”

????“小心点儿,别踩着姐姐的裙子。”阮妈急忙提醒。阮小南挪挪脚,说:“姐姐好好看!”

????“你也很好看。”阮香香整理着他的衣领,然后牵着他往前走。

????阮妈见沙发里的阮爸神色怔然地看着阮香香,走过去,说:“香香今天漂亮吧。”

????“很漂亮,像你年轻的时候。”阮爸似在回忆。阮妈说:“香香越来越长越开,恐怕再过不了多久,比我年轻的时候还要漂亮了。”

????她是特地要带香香去宴会的。她终于能和别的妈妈一样去炫女儿,当然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今天是楚家老爷子七十大寿,可以趁这个机会让大家重新认识认识自家女儿。

????一家四口一到达宴会厅,便成为宴会厅的焦点。有熟识的人上前来打招呼,得知阮香香的身份,纷纷夸道:“女大十八变啊,香香都长这么漂亮了。”

????在宴会厅里玩儿了一会儿,阮香香觉得厅子里有点闷。她对阮小南说:“小南,我们去外面透透气吧。”

????“我跟你走。”他抓着她。

????“那我跟爸爸妈妈说一下。”

????阮爸阮妈正在与好友交谈,暂时脱不开身,阮妈说:“别跑远了。”

????“就在外面。”

????“去吧。”

????宴会厅在二楼,二楼穿过一道走廊便是一个露天阳台。阮香香牵着弟弟走到长廊拐角,一道略急促的人影直直撞上来。

????阮香香撞上他的胸膛,额头发疼,抬眸。

????入眼是男人骨干分明的下巴,微微收紧的下颌两侧,然后是微肉的唇瓣,高挺的鼻梁,较窄的平行双眼皮,长形上扬的眉骨。

????他的长相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有少年的精致感,也有男人的侵略感。

????阮香香捂着额头后退,“对不起。”

????他先是皱眉,而后贴近她,嗅了嗅。

????“盛哥,盛哥?人呢?”

????他举着的手机里传来声音。对着手机说了一句话,他掠过阮香香走远。

????阮香香放下捂额头的手,牵着阮小南继续往前走。

????荆城最豪华的一家私人会所里,一间包厢门被推开。

????看到走进来的人,包厢里的人道:“盛哥你可算是来了。”

????楚盛瞥了眼跪在地上的光头男,走过去,说:“就他?”

????郑轩说:“就他。”

????楚盛眯眼,用锋利的刀片挑起光头男下巴,“活腻歪了,敢在你爷爷的地盘闹事。”

????“爷!爷!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光头男怕极。

????见光头男眼泪鼻涕都要流出来,楚盛厌恶地扔下刀,对包厢里其他人说:“你们去处理。”

????立即有人把光头男拖了出去。

????楚盛盘腿坐进沙发,对服务员招手,“拿过来。”

????见过方才楚盛拿着刀阴狠的样子后,服务员战战兢兢,唯恐一不小心惹到这位爷。

????这位爷荆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百年家族楚氏家里的独苗苗,从小被宠到大的纨绔子弟。这人就是荆城一害,率领着他麾下一帮子纨绔子弟在荆城里混天混地,横行霸道,谁都不敢惹。

????要是一个不小心惹到他,那就完了。服务员强压住恐惧,把东西端过去。

????“盛哥,这玩意儿你喝了这么多年还没喝腻?”郑轩嫌弃地瞅瞅服务员端过来的牛奶。

????大男人,喝什么牛奶,又不是小孩儿!

????楚盛端起杯子,说:“你玩儿了这么多年女人,腻了吗?”

????郑轩被他噎住。

????楚盛抿了一口牛奶,嗅觉倏尔回忆起方才在楚宅闻到的香味。

????杯子里的牛奶似乎一下子没了味道。他蹙眉,把牛奶饮尽。

?

穿成校草的作精妹妹[穿书]: 4.第4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