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游戏[无限]??作者:萌妖
????在猛鬼旅馆住的第三天,风平浪静。

????幸存的三位玩家依旧保持着前两天的模式,其他时间要么在旅馆四处晃荡,要么缩在房间里,只有等到饭点的时候,他们才会集合。

????在饭桌上他们也是沉默的,情绪或是焦躁,或是惊惧。

????与之前的旅客们一样。

????那些倒霉的旅客住进了旅店,因为不满于这里陈旧的设施和落后的服务,想要离开。

????没走几步,出头鸟就被外面的线阵撕成了碎片,鲜血淋漓,剩下的旅客们只能恐惧地待在这里,瑟瑟发抖地抱团。

????如一窝被惊吓的鸡崽。

????然而被困在这里不是最可怕的,每天晚上,他们都会被鬼魂恐吓,每天清晨,他们都会发现一具血腥无比的尸体。

????起先他们会觉得是鬼魂杀人,渐渐地,他们就会发现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

????凶手到底是谁?

????死亡如影随形,他们崩溃,焦躁,发狂,他们折磨他逼问他,再互相猜忌,自相残杀。

????最后所有的尸体都会被这所屋子吞噬,成为埋在墙壁里的白骨,而他和这间旅馆始终鲜活。

????大门再次敞开,如同贪婪的大嘴,欢迎新的食物。

????“老板,今晚这顿怎么意外地丰盛啊?”

????老板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中,忽然听到少女带笑的柔美嗓音,才回过神来,把手里还端着的两盘菜放回桌面。

????他刚要说点什么搪塞过去,就看到少女盯着筷子上夹着的蜜汁鸡翅,表情似笑非笑:“不会是给我们的断头饭吧?”

????老板皱起眉,意识到了不妙。

????他刚要逃跑,坐在他身边的黄赫就猛地起身,拧麻花似地扭住他的两条胳膊,将他的脸按进了菜盘子里。

????“老子忍你这个瓜皮很久了,要不是担心打草惊蛇,我早对你动手了,你这个败类,看同类死得那么惨,你很开心是不是?”

????菜是麻婆豆腐,用砂锅装的,烫得老板嗷嗷直叫。

????今天白凌下楼最早,老板在厨房做饭的时候,他就已经坐在桌边了,因此老板没有发现他在桌底下藏了捆窗帘做成的绳子。

????白衣青年站起身,把老板按在椅子上,牢牢地捆成了粽子,随后把椅子调转,让他面向陆曼曼。

????“让我猜猜这次鬼魂杀人的条件吧。”

????陆曼曼优雅地翘起腿,托腮观察着老板的表情:“第一天死的是潘月,她几乎做什么都与我们同步,除了吃晚饭的时候。”

????“她被我讥讽,脸上挂不住,去了厨房。”

????“我记得她那时只是掀开帘子朝里望了望,没有进去,回来后她既没有表现得特别震惊,也没有和我们交换情报。”

????“我猜,她应该是看到了重要的线索,但她并没有意识到。”

????“恐怖游戏我也玩过不少,大战前必有补给,有柜子就有追逐战,这都是规律,同理,在这种寻求生路的危险游戏中,线索的出现,也意味着鬼魂可以开始杀人了,因此第一晚,潘月死亡。”

????“至于方娆,我猜她是想和你做交易吧,用身体去换那块假玉,结果老板娘被触怒,提前动手了。又或许方娆是个白切黑,她把你骗到房间里,想要杀人夺玉,被老板娘及时阻拦。”

????少女说着倾身,扯了扯老板的领子,看到了包扎伤口的绷带。

????“前两天的死亡条件,就是发现关键线索以及和你互动了。”

????陆曼曼眯起眼睛:“但这是第三天,游戏应该会允许我们用各种手段探索,那鬼魂的杀人条件是什么?”

????“是主动对鬼魂造成致命攻击,还是时间限制......”

????少女说着停顿了片刻,瞧着老板的表情。

????“看来是时间限制了。”

????她微微倾身,凑近了老板的脸,不放过他表情上任何细微的变化:“玩家十二点完成任务,鬼魂什么时候才可以解封,八点钟,九点钟,十点钟,十一点钟,咦,给鬼留的时间这么短?”

????她居然会知道......

????是他的反应出卖了他吗?

????老板惊愕地看着眼前的少女,听着她的话,他的表情越来越僵硬,眼神逐渐变得恐惧起来,冷汗不住地往下巴上淌。

????再次问了老板几句后,陆曼曼得出结论,就懒得再看他了:“我估的不是特别准,老板娘大概会在剩十分钟的时候出来。”

????黄赫用拳头砸晕了老板,坐回到餐桌上:“十分钟?”

????陆曼曼点头:“看上去似乎对我们很有利,不过别忘了,时间这么短,就说明在设定上,鬼魂杀掉我们三个,十分钟就够了。”

????少女说完,拿出手机定了个闹钟:“我们半点的时候行动吧。”

????现在时间还很早,陆曼曼本以为这无事可做的几个小时会显得很漫长,没想到因为精神始终在紧绷,时间反而流逝得飞快。

????当十一点半的闹钟响起,白凌和黄赫纷纷起身,去藏酒的房间搬酒。

????高度数的酒液泼洒在地板上,浸湿了本就易燃的木板,打火机翻盖的声音响起,火苗沾到酒液,立刻熊熊燃烧起来。

????旅馆用的几乎都是木制地板,床柜桌等家具也全都是木制的,加上两个男玩家时不时就把被褥丢进火堆,短短二十分钟,火势很快就扩大到了其他房间,疯狂吞噬着所有东西。

????浓烟四起,火焰开始朝二楼蔓延。

????“陆曼曼,火要烧过来了,我们得往三楼走。”

????在两个男人四处放火的时候,陆曼曼就坐在餐桌边等着,听到白凌的呼唤,她站起身,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匕首和手帕。

????少女将手帕垫在手里,走向浑身发抖的店老板,她左手抓住老板的头发,让他的头颅向后仰,露出布满肥肉的脖子。

????手里的匕首狠狠划上去,血花四溅,干脆利落,如同杀鸡。

????“你本来不需要死的。”

????陆曼曼松开手,用手帕擦了擦刀刃。

????“不过在这里拖到第三天,我很不爽,总得有人为此买单。”

????她轻轻说完,将老板的尸体连带着椅子推进了火堆里,火焰烧得正旺,碰到多油脂的可燃料,立刻撒欢地扑了上去。

????老板还没有完全死透,被熊熊烈火燃烧,他尖叫着,哀嚎着,在地上拱动着,伸出手想要抓住少女的脚踝,拖她一起进地狱。

????陆曼曼抬起脚,踩在了那只手上,快步走到楼梯口。

????黄赫和白凌正在楼梯上等她,陆曼曼踏上楼梯,下意识地看了眼腕表,只见分针已经逼近五十,而秒针不紧不慢地转动着,在她垂下眼眸的瞬间,刚好走完了一整圈。

????刹那间,整个旅馆都开始剧烈地震动了起来。

????身后传来混乱的墙体破碎声音,陆曼曼回过身,只见她身后正对的那面墙壁开始蠕动起来。

????墙壁正中央开始慢慢出现裂缝,出现了凸出和凹陷,逐渐形成了一个陌生女性的脸部轮廓。

????那张脸看起来有些平庸,因为怨毒的表情显得异常凶狠。

????她就是旅馆的老板娘,也是这间旅馆本身。

????能够杀死她的办法只有放火烧掉旅馆,可是玩家们不能离开旅馆,也会被烧死在这里,因此陆曼曼只有等到第三天的晚上。

????这场游戏注定会死两个玩家。

????不过老板和老板娘都死的话,也算为了玩家偿命。

????“我的天啊,你们当初告诉我的时候我还不相信......”

????黄赫呆呆地看着那张巨大的脸:“难怪要叫猛鬼旅馆,其实这次游戏的主题不就是最好的提示吗。”

????墙体开裂错位,作为墙体骨骼的红色砖石鼓了出来,几块碎砖拼凑成不规则的圆球,组成了老板娘血红色的双眼。

????女人转动眼珠打量着地面,发现了火堆里老板烧焦的尸体。

????老板娘的整张脸都附在墙面上,她看着死去的丈夫,痴傻般地叫着,随后艰难地转过脸,怨毒地盯着他们三个,撕心裂肺地咆哮起来。

????她眼睛里的红砖石开始掉渣,成串地簌簌落下。

????看起来,就像是两行血泪。

????一时间,旅馆里所有能发声的设备都传来了女人的哭叫声,凄惨无比,声声泣血,带着强烈的恶意。

????伴随着精神污染的哭声,大厅两侧的墙壁也瞬间碎裂,那些坚硬的砖石中心汇聚,变成了杀伤力极强的巨型钻头。

????两个钻头如同百慕大传说中的杀人触手,快速朝楼梯口袭来!

????这就是杀死潘月和方娆的东西。

????瓷砖和墙壁的碎片组成了巨大的钻头,瞬间洞穿了她们的身体,又纷纷归于原位,所以血迹才会如此散乱和奇怪。

????白凌立刻回身:“往三楼跑!”

????陆曼曼没有立刻逃跑,她迅速往前走了两步,半秒钟后,一个钻头猛地扎进了她身后的墙壁,将楼梯的墙砸出了巨大的坑。

????她抿起唇,弯身从钻头下钻了过去,往楼上跑。

????三人没有停留,直奔楼上,一直跑到了三楼走廊的尽头,眼前是微微发黄的墙壁,三人回过身,紧张地望向远处的楼梯口。

????黄赫焦急地看了下时间:“怎么办,现在还剩下五分钟呢。”

????火焰蔓延得异常快,三楼的走廊里也热浪阵阵,如同烤炉。

????白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冷静道:“老板娘是靠拆旅馆来组装身体的,那两个钻头要够到三楼的话,整个一楼差不多都会被拆掉,那样的话旅馆就要塌了,不用担心。”

????他刚说完,一个燃烧着的怪物就从楼梯口走了上来。

????那个怪物异常高大,堵住了整条走廊,她的身体是用各种金属器具拼凑成的,铁皮已经被烧得通红,颜色亮丽如岩浆,人类的皮肉若是碰触到,会被瞬间烤熟。

????怪物每走一步,地板上就会留下深深凹陷的脚印。

????拥有了新身体的女鬼就这么笔直地朝他们走了过来。

????“现在有两种方案。”

????陆曼曼冷静地看着她靠近,快速开口道:“要么我们分别逃向三个房间,锁上门,最后被找到的那个能活下来,要么我们现在和她打,只要不被捅穿,五分钟之内死不了。”

????“当然,这是比较正常的方案。”

????“还可以卑劣些,拿其他两个人挡刀,自己能熬到最后。”

????“又或者,你们用能力抵挡住这个怪物,我欠你们个人情。”

????说完,少女侧移半步,侧过脸望向白凌:“你觉得呢?”

????刹那间,一把刀身通红的菜刀被怪物大力扔了过来,菜刀飞速旋转,切割空气发出晃动的声音,在少女和青年的脸之间飞过。

????菜刀深深嵌进了他们身后的墙壁上,发出清越的嗡鸣。

????看着少女平静的眼,白凌叹了口气。

????在她说完那句话后,黄赫就警惕了起来,单靠武力值,他是打不过那个大块头的,想拿他们俩挡刀耗时间的想法只能作罢。

????白凌耸耸肩,张开嘴无声念出了什么。

????一道柔和的白光闪过,青年脚下的地面浮现出白色的圆阵,许多奇异的文字和符号在圆阵的上方漂浮着,因为他站得离黄赫和陆曼曼很近,他们俩也身处圆阵之中。

????猩红的怪物飞奔过来,伸出手臂朝少女狠狠抓挠过去,手却撞上了无形的球形屏障。

????不管她怎么用力,那个屏障也只是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音,没有被削弱半分。

????【称号:安稳的思考者】

????【能力:守护法阵】

????【功能:强势防守技能,玩家以自身为中心张开白色守护法阵,守护站在法阵以内的所有玩家,抵免三分钟内的任何攻击。】

????【限制:每次游戏可以用两次,间隔不得小于两小时,每次使用消耗500点积分。使用时,玩家全身被强制定住,无法进行其他操作,使用后方可恢复行动能力,不建议用于逃跑。】

????身体不能乱动,但还是可以转头和说话的,白凌望向陆曼曼,开口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有能力的,黄赫连这个都和你讲了?”

????他张开法阵的时候已经剩下不到三分钟了,通关这次游戏是板上钉钉的事,只是五百积分被扣,他这次大概率是白玩了。

????陆曼曼随口问黄赫:“你身上有烟吗?”

????黄赫怔了怔,从口袋里翻出一个被压得瘪瘪的烟盒,陆曼曼打开烟盒,里面还剩下两根烟。

????她抽出了没被压断的那根,白皙的手指将烟身捋直:“不是他告诉我的,是今早他来敲门说漏了嘴。”

????“而且,在第二晚来拜访我之前,这次游戏的核心线索你还什么都不知道,老板娘是屋子这件事还是我告诉你的。”

????“作为前期积极张罗大家集合的老玩家,你这两天的状态未免太随意了。”

????“如果你没有看淡生死,那就是有别的保命手段。”

????白凌抿抿唇:“那你不好奇我的能力吗?”

????此刻火焰已经将球形屏障团团包围,那个铁皮怪物也没有放弃,一边敲打着一边哭嚎着。

????陆曼曼把指间夹着的烟送进嘴里,微微倾身,洁白的烟头探出屏障,被红色的火苗徐徐点燃。

????少女深吸了一口,惬意地眯起眼睛,吐出漂亮的烟圈。

????“我们有缘再见吧。”

?

危险游戏[无限]: 8.破局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