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冬暖夏凉的风??作者:南鹿肥鱼
????顾芳从图书馆借的书每本大概翻了两页之后就还了,因为论文时期大家都在排队等着借这些书,而她向来是很为别人着想的好孩子,当然还有另一个主要原因是看不懂……

????还完书回来她正在和室友聊天,突然电话响了,看一下来电显示,又是阴魂不散的雷迪。这几天他天天给她打电话,提醒她不要忘了星期五拍毕业照。

????“喂,”她实在是没好气,“我知道了,星期五嘛,我会去的。”

????“呵呵,我是怕你忘记嘛,你会不会给我买花啊?”

????“不会。”花那么贵,她干吗要买?到时候一定会有一群小师妹之类的花痴争着给他送花,长得一脸桃花相,还怕没人给他送花?

????“为什么?我毕业,你居然不给我送花?”雷迪带着撒娇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没钱。”

????“我给你。”

????“不要。”神经病,钱多不会去捐给希望工程?

????“芳芳……”他又想用撒娇那一招。

????“你再啰唆我就不去了。”顾芳威胁他说。

????“好啦,那你明天上车了给我电话。”

????“明天?”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知道你忘了,明天就是星期五,还说你记住了。”雷迪抱怨,“就知道你从来不把我的事放在心上,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好啦好啦,我明天给你电话。拜拜。”这不能怪她啊,都大四了,还有谁在乎明天星期几啊?

????“芳芳,谁啊?该不会又是雷迪吧?”沈玲状似不经意地问。

????“嗯。”顾芳冷淡地应了一声。

????“明天我们坐几点的车啊?”沈玲仿佛没有感觉到她的冷淡,兴奋地追问。

????“随便吧,只要不太早就好了。”

????“那八点半好不好?”

????“谁告诉你八点半不早的?”顾芳白了她一眼,见情哥哥也得睡好美容觉吧?

????“那九点?”神经末梢比较迟钝的沈玲以为加半个小时就是莫大恩宠了。

????“十点。”顾芳从包包里拿出新借的书,每本都抖一抖,确认一下没有夹到不该夹的东西。

????“十点啊?不会太晚吗?”

????“我是不会,不知道你会不会。你觉得晚的话就先去。”顾芳抖完书,把它们放在桌子上。

????“好吧。”沈玲不敢再多说,芳芳虽然脾气好,但只要做了决定,一般就不会改了。

????是夜,月如钩。

????顾芳的床位是可以看见月亮的,她枕着自己的手臂看窗外的月亮,心平气和地忍受着睡上铺的沈玲翻来翻去地折腾。唉,睡下铺就这点不好,上铺一个翻身,下铺就地动山摇。本来想说她几句的,后来想想,算了,哪个少女不怀春,雷迪长得祸国殃民,想不动心挺难的,当年她不也这么熬过来的……算了,往事不堪回首。唉!刚刚忘了问他最近有没有交新女朋友,有的话她也好先给沈玲做点心里建设,免得沈玲一到那儿心就碎一地。

????明明说好十点出发,沈玲这个春心荡漾的女人非得八点就起来折腾,她对着镜子描啊描啊,涂啊涂啊,不发出声音就算涂成个大花猫也没人说啥,但她非不,掉一下眼线笔啦,掉一下眼影啦,再掉一下粉底液啦,咋就不把脑袋给掉了?掉东西也就算了,她还给每个动作配音——“哎呀,我的眼线笔。”“哎哟,眼影掉了。”“啊,粉底液。”

????宿舍里睡眠最眠的虎妞不乐意了:“你有完没完,不就是见个情哥哥,至于么?”虎妞本名江娴,东北人,长得挺娇小的一个女孩子,跟大家印象中的东北女孩子有出入,所以大家一致决定给她起个剽悍的外号,以显示她来自东北。“你别乱说。”沈玲还有心情忸怩作态。

????顾芳摸出手机一看:才八点二十!她的火腾就上来了,昨天晚上被沈玲翻来翻去地吵着没睡好,今天一早又发什么神经,那脸至于画两个小时么?

????深吸了两口气,顾芳才开口说话:“沈玲,你那么急的话待会儿就先走,不用等我了,你快点整一整出门吧,别让你朋友等,我们也好补眠。”说完翻个身又睡了。

????沈玲挺委屈的,鼻子发酸想哭又没敢哭,接着化妆,这回倒是轻手轻脚了。

????十点左右,顾芳被一阵“芳芳,芳芳”的叫声唤醒,睁开眼,见沈玲站在床头小心翼翼地问:“芳芳,十点了,你起床了吧?”

????顾芳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叹了口气,边起床边说:“等我十分钟。”

????顾芳上了车就给雷迪发了个短信,雷迪回电话过来:“芳芳啊,我还想说给你打电话呢,车上小心点,到前两个站就给我电话哈。”

????“嗯。”顾芳很困,懒得跟他瞎扯,挂了电话。

????她把头靠在玻璃窗上,看一排排往后退去的高楼大厦,突然觉得自己怎么会在这个城市?一种很强烈的漂泊感蓦然涌上心头。这种感觉她大一的时候也曾有过,那时她在一门公共课上睡着了,醒来后有点怔忪,好像她还在高中的课室,一转头就可以看到高考倒计时和……雷迪微笑的眼睛。

????甩甩昏沉沉的脑袋,顾芳一转头,看到沈玲拿着个镜子在补妆。其实沈玲长得挺好看,眉毛眼睛嘴巴都细细的,有着江南女子的婉约,像从水墨画里走出的人,可惜就是妆化太浓了,水墨画硬要和油画掺和在一起,不怎么协调。她突然就想笑,想起《木兰辞》里的“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

????果然是女为悦己者容啊,低头看看自己随便的穿着,她应该早就不在意了吧?

????快下车前顾芳又接到雷迪的电话,劈头就一句:“不是让你快到了给我电话吗?现在到哪里了?”

????哎,忘了给他打电话了。

????顾芳挂了电话,跳下车对在车站上的雷迪挥挥手。他气急败坏地冲过来说:“我一分一秒地掐着时间,就是等不到你的电话。而且我打过去还老打不通。”

????“冷静、冷静,我手机摔过后就那死样子,我这不就到了吗。”顾芳踮起脚拍拍他的肩膀,“我看看,穿上学士服还挺衣冠禽兽的嘛。”这倒是真的,雷迪剑眉丹凤眼,高而挺的鼻子,稍嫌薄了点的嘴唇,在他脸上组成两个字——桃花。

????雷迪瞪了她一眼,视线绕过她去看她身后的人:“你带了谁过来?”

????“我室友,沈玲。”顾芳把沈玲从身后拉出来,“她有朋友是你们学校的,今天也拍毕业照。”

????“嗨,还记得我吗?”沈玲有点腼腆地打招呼。

????“美女我怎么可能不记得。”雷迪微笑,“有美女光临我们学校,真是蓬荜生辉啊。”沈玲捂嘴笑,顾芳翻了个白眼。

????“走吧,我们去拍照。”雷迪顺手要来搭顾芳的肩,被瞪了一眼,讪讪地把手垂下。

????雷迪的学校不愧是知名理工学校,金碧辉煌谈不上,但至少是气派的。门口卖花的人很多,估计都是临时来削毕业生的。

????雷迪跑过去,不一会儿就抱了两束花过来,递了一束给沈玲,说:“这给你送你朋友。祝她毕业快乐。”

????沈玲红着脸接过花,小声说:“谢谢。”

????顾芳很想用花砸开他脑袋。这男人一天不撩妹是会死就对了。

????走了几步,就遇到来接沈玲的朋友,女的,长相普通,但身材火辣,态度高傲,一般理工学校稍微好看点的女生都有这毛病,男人给宠的。

????沈玲跟着朋友走了,一步三回头,好像她朋友要把她卖入青楼。

????“你室友的朋友很有名哦。”雷迪把手上剩下的那束花递给顾芳。

????“怎么个有名法?”顾芳不接那花,但对八卦比较感兴趣。

????“她刚一入学就有两个师兄为了她打架,后来听说还有人为她闹自杀。”雷迪把花硬塞到她怀里,“你就帮我拿着,等下拍照的时候给我,我才有面子嘛。”

????顾芳把花捧好,好奇地追问:“这么精彩?那后续呢?你认不认识她啊?”

????雷迪敲了她脑袋一下:“别人的事你管那么多,我认识她干吗啊。”“因为你宁杀错不放过的啊。”顾芳甩了两下脑袋。

????“白痴。”雷迪伸手过来揉她的脑袋。

????“走啦,不是说要去拍照。”顾芳歪歪脑袋避开他的手。

????一路上到处都是穿着黑袍子的人,雷迪停下来打招呼的次数挺多的,和这个拍个照和那个拍个照,看来他上了大学以后人缘倒是好了不少。最后他领着她在一群男生面前停下来。

????“来,我来介绍一下。”雷迪用力拍了几下手,唤起那些正在打闹的男生们的注意,“这是顾芳,我的宝贝。”

????顾芳一手捧花,一手绕到他腰后掐了他一把,好歹这都是一群祖国未来的精英,这样破坏她的行情!

????“大家好,叫我芳芳就好。”顾芳向他们微笑点头。顾芳不喜欢人家连名带姓地叫她,因为她的姓比较古色古香,像武侠小说中的女中豪杰,老让人觉得下一秒钟她就得从背后抽出一把剑开始斩妖除魔、替天行道、锄强扶弱、劫富济贫之类的。

????“你就是雷迪藏了四年的芳芳宝贝啊?”一个坐在草地上的人边拍身上的草边站起来,“他形容得没错,果然国色天香。”

????芳芳看向他,脑袋瓜里只剩下两个字——惊艳。他的浓眉微微皱起,深邃的目光,眼神略显犀利,性感的嘴唇微微上扬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芳芳奇怪,她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么个霹雳大帅哥?他那明显的讽刺和嫌恶究竟是从何而来?“那是,我们家芳芳从来都是国色天香的。”雷迪搂过芳芳的肩,与有荣焉地说。

????芳芳抬头对他一笑,心里想:雷迪啊雷迪,也只有你才觉得他是真的在夸我。她眼角的余光瞄到那位超级大帅哥眉头皱得更紧了,心里暗叫糟糕,难怪最近都没听说傅大帅哥交新女朋友,敢情是被男同胞缠上了?

????“你好,我是李晓成。”来者不善的帅哥伸出手来,“很高兴认识你。”

????“呵呵,很高兴认识你。”芳芳跟他轻轻握了一下手,感觉挺奇怪的,还没踏出校门的她不是很适应握手这种事。

????她再一次打量了他一下,这人挺有气质的,硬是把黑呼呼的学士袍穿出一股与众不同的味道来。

????李晓成也在打量顾芳。这就是雷迪夸到天上有地上无的宝贝?长得勉强称得上漂亮,但也没什么特别亮眼的地方,也就那双亮亮的眼睛挺吸引人。

????接下来芳芳依次认识了眼镜仔、大胖、阿克。阿克肤色比较黑,于是大家把black翻成中文,叫他布莱克,简称阿克。

?

你是冬暖夏凉的风: chapter 3阅读完毕!